致敬艺术“匠心” 回绝“娱乐至死”

来源:dnariyadh.com日期:2019-07-24 19:02 浏览:

  独家述评 | 致敬艺术“匠心” 回绝“娱乐至死”

  今天是9月的最后一天。在行将从前的这个玄月,我们送别了太多的艺术家:常宝华、盛中国、单田芳、师胜杰……,虽然他们其中的很多人已经很长光阴都没有登上舞台了,然而人们依然关于他们在舞台上的身影浮光剪影。反观现在的一些娱乐圈,不少明星只有绯闻才气吸人眼球,除了脸蛋,他们的作品早已被人们所忘记。

  方翔/文

  今天是9月的最后一天。在行将从前的这个玄月,我们送别了太多的艺术家:常宝华、盛中国、单田芳、师胜杰……,虽然他们其中的很多人已经很长光阴都没有登上舞台了,然而人们依然关于他们在舞台上的身影浮光剪影。反观现在的一些娱乐圈,不少明星只有绯闻才气吸人眼球,除了脸蛋,他们的作品早已被人们所忘记。

  艺术,往往承载着一个时代的记忆。1976年,常宝华跟 侄子常贵田创作演出的相声《帽子工厂》轰动一时,成为当时相声直接介入重大社会生活的代表作品之一,他用本人一生的光阴从事相声行业;盛中国代表作品《梁祝》现在还被人津津乐道;在电视普及之前,中国的多少代人都是从小听着“半导体”长大的,单田芳讲述的各种布满传奇色彩的故事,把忠孝节义讲得不得人心;《变脸》、《洗澡》、《刮痧》,朱旭的众多作品让观众们深深所服气,并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;师胜杰数十年来耕耘在艺术舞台,被宽大观众亲切地称为“庶民的十大笑星”,……,虽然这些艺术家已经分开了我们,然而他们的经典作品,却依然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。

  这些艺术作品之所以可以冲动人,都是因为他们都是来自生活,通过艺术家的提炼而高于生活,并成为了宝贵的精神财产,而艺术家最让人敬佩的地方,就是“匠心”二字。

  单田芳在自传中讲道:“我感觉我的故事得写出来,从大处说年轻人能够了解历史的苦难,珍惜现在的生活。从小处说能够奉告大家如何干一行,爱一行……”他始终把本人定位在“一个布衣庶民、草根艺人”的社会角色中,觉得本人与这个社会阶级存在天然的血脉接洽。

  常宝华曾说:“要视察研究剖析各种人、各种事物,我们相声就是反响生活的,反响老庶民接地气的生活,是替老庶民说话的。”这样的创作精神也影响着一代代人。

  朱旭一生造诣不菲,他人生最后一次时说:“对每个角色,我都会去研究他的一生,这个人的一生是怎样生活的。我感觉每一个角色,关于观众来说,都应该要去影响他的人生。去了解人是怎么生活过来。我想我是把我的做人融入在演戏里头了。”

  比拟之下,现在的一些泛娱乐化的作品,总是在戏说、调侃、恶搞中打转,容易将受众领向低俗的方向。远离了文化幻想跟 追求,民众也失去了吸取文化营养的多样性根源。

  娱乐自身并没毛病,然而娱乐应该有底线,但是娱乐圈是个很现实的圈子,没有热度就必然会被忽视,因而有良多的明星,首先曝出一些负面的新闻,引起普遍的关注,然后再出来廓清。这样先进了媒体曝光率,引起了民众的关注,也就达到了筹划炒作的目的。尼尔波兹曼在30多年前发出“娱乐至死”的忠告还言犹在耳,如今我们的一些人却堕入娱乐化的泥潭里无法自拔。

  比拟那些已经过世,但依然被人们记住的艺术大师,现在的一些娱乐“流量”明星,不少只能算是学艺不精的“花瓶”,他们没有演技、也没没有让人记得住的作品,却通过买粉、刷榜,霸占舆论场的中心地位,让人们无所逃遁,只能被动地成为被收割的流量,而这些明星的片酬也佷惊人,据说前一阶段热播的一部电视剧主演片酬达到上亿元。

  绝对需要下功夫深入生活、花鼎力气揣摩体会的现实主义创作,现在的一些制作机构更愿意投资时装传奇、宫斗权谋等已经存在相关于固定的类型模式跟 较为成熟的商业推广机制、能够在流水线出息行批量出产的快销品。这些影视作品虽然可以一时逢迎低俗的口味,但绝不会成为经典。明明演技很烂,然而凭借着容貌拿到十分高的片酬的演员,也绝不会受到全社会的尊敬。让严肃文雅的文艺作品与美好真实的人性相互作用,将趣味树立在本真的人性之上,这才是我们需要的艺术。
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